新个税法将如何影响你的钱包

2021-07-24 作者:未知   |   浏览(

个人所得税在多数国家都是要紧税种,在筹集财政收入、调节收入分配方面发挥了突出用途。此次修法后,个税从分类税制转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提升了基本减除成本标准,增加规定专项附加扣除,个税改革迈出了历史性一步,纳税人的税负将明显减少——

8月3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个税从分类税制转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提升了基本减除成本标准,增加规定专项附加扣除,个税改革迈出了历史性一步。

这是个人所得税法自1980年通过以来的第七次修改,更是一次全方位的大修。一系列新规定的背后有哪些政策考量?对纳税人有什么影响?就有关问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

综合制符合公平原则

个人所得税在多数国家都是要紧税种,在筹集财政收入、调节收入分配方面发挥了突出用途,现在在国内是仅次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的第三大税种。

专家常见觉得,此次修法非常重要的意义在于,推进个人所得税从分类税制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转变,明确居民个人获得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和特许权用费所得为综合所得,按纳税年度合并计算个人所得税。

国内原个税法实行的是分类税制,就是将个人各种性质的所得分类并分别征税。综合税制则是就纳税人全年全部所得,在减除法定成本后征税,可以有效反映纳税人的综合税负能力,但税制比较复杂,对征管水平需要较高。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剖析,分类税制有哪些好处是便于源泉扣缴,征管方便,但缺点是不利于纳税人之间的税负公平,容易出现违背税收横向公平原则的状况,即纳税能力相同的人应当缴纳相同的税收,也不利于体现税收的纵向公平原则,即收入能力较大的人应当缴纳更多税收。

纳税人的各项收入综合起来一并计税符合税收公平原则。此次全国人大修订个人所得税法,将居民个人获得的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用费加总作为综合所得,按纳税年度合并计算其个人所得税,从而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迈出了重要性一步。朱青说。

分类税制对各种所得不同对待,不同收入出处适用不一样的税率和扣除标准,相同总收入的人大概税负差异非常大,不可以充分体现量能负担的原则,调节收入分配有哪些用途难以发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怡觉得,新个税法打造起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更能体现税负公平,是个税规范一次革命性的变化。

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还将对国家治理现代化产生要紧影响。在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税制下,自然人纳税人需要将全年纳入综合所得的各项收入大全向税务机关申报纳税,这将带来政府与纳税人关系的重大变化,有益于提升纳税人意识,对于促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具备要紧推进用途。中国社科院财经策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说。

减税不只体目前起征点

在此前的个税改革中,起征点一直是焦点问题。自2006年1月1日起,三次提升了减除成本标准,由800元提升到3500元。伴随国内经济迅速进步、大家收入及生活水平提升,原定的减除成本标准已没办法适用现在的消费水平。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说。

这次个税改革将起征点标准确定在什么水平,从修法刚开始就备受关注。

个税法修正案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审后,有看法觉得草案规定的5000元起征点应该提升。新个税法最后确定,居民个人的综合所得,以每一纳税年度的收入额减除成本6万元与专项扣除、专项附加扣除和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后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这也意味着,新个税法保持了一审稿提出的每月5000元起征点标准。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举行的媒体发布会上,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对此讲解,5000元的基本减除成本标准是统筹考虑了城镇居民人均基本消费支出、每一个就业者平均负担的人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等原因后综合确定的。基本减除成本标准确定为每月5000元,不只覆盖了人均消费支出,而且体现了肯定的前瞻性。她说。

专家学者常见觉得,剖析新个税法的减税成效,不可以只盯住起征点。这次个税改革的主导思想之一,就是要给中低收入者减税,但与以往几次改革不一样的是,这次减税并非单纯地提升成本扣除标准。朱青觉得。

在朱青看来,新个税法的减税手段体目前三个方面。一是将成本扣除标准从每月3500元提升到5000元,提升了近43%,让一部分低收入者受益;二是加进了专项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支出,从而使成本扣除标准从过去的一刀切变成个性化的成本扣除,让税前扣除标准愈加贴近纳税人的实质状况;三是调整了累进税率表,拓宽了3%和10%两档低税率对应的所得级距。应当说,这次‘三管齐下’的减税手段是这次个税改革的闪光点之一。他说。

为了便于社会理解此次改革的减税成效,程丽华还举了具体的例子,针对月工薪收入15000元的纳税人,根据修改后的税法计算,仅需交税790元,税负减轻58%。假如再考虑其他扣除项目,与这次新增加的专项附加扣除,税负还会进一步减轻。月收入在2万元以下的纳税人税负可减少50%以上。程丽华说。

平稳落地尚面临考验

全新的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税制怎么样推行、减税红利能否有效兑现,这是新个税法通过后面临的重大考验。对新个税法而言,一系列政策还需要在推行细节中明确,尤其是专项附加扣除、税收征管等问题。

修改后的税法设立了六个专项附加扣除项目,依据税法授权,国务院下一步将对扣除的范围、标准和推行步骤作出具体规定。推行专项附加扣除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对纳税人申报纳税和税务机关征收管理都提出了更高需要,为确保这项政策平稳推行,大家将结合现有征管条件,对有关规范本着简化手续、便于操作的原则来设计。程丽华说。

李旭红觉得,专项附加扣除的推行应考虑据实列支、限额扣除、方便等原则。有关支出享受税前扣除的条件,就是判断其真实性、合法性,非常重要的依据便是合法凭证。合法凭证并不局限于发票,如大病医疗费、教育费等并不肯定可以获得发票,大概是行政事业单位的收据。同时,还可以通过公安、金融等部门的数据交互,进一步降低纳税人的负担。这部分需要有关的规定予以明确,在具体实行时应遵循方便、减少遵从本钱的原则。她说。

新税制模式从推出到相对稳定和成熟需要一个过程,下一步在健全有关配套行政法规的同时,打造与新税制模式相适应的税收征管体制机制是重要。同时,在条件成熟时,应逐步扩大纳入综合计征范围的所得项目,更好地发挥个税在促进税负公平和调节收入分配方面有哪些用途。张斌说。

刘怡觉得,此次修法打造起全新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模式,规范设计复杂,需要较高的征收管理水平,怎么样保证新税制顺利推行,对税务机关来讲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使用每月预扣预缴、年终汇算清缴这种新的扣缴模式,设计出尽量精准的预扣预缴机制降低补税或退税,让预扣预缴阶段的税收负担与年终实质汇算清缴时的税收负担相匹配是打造自然人自行申报纳税规范需最重要解决的问题。刘怡说。

税务机关将全力做好各项征管筹备,塑造好纳税服务保障体系,保障新税制的平稳落地。国家税务总局所得税司司长邓勇表示,要简化纳税步骤,优化办税程序,降低资料报送,让新税制的红利可以便捷地落实到每一个纳税人手中。

相关文章